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

老子騎青牛,但不隱居🔴

老子「騎青牛」可以相信,因為很多人都騎過被稱為青牛的水牛,但老子「騎青牛出關」是鬼扯的故事,根本就不該相信。


最早司馬遷(前145年或前135年-前90年)《史記•老子列傳》,有提到經過「隱、關」,沒提到騎什麼動物。(註一)

劉向(前77年-前6年)《列仙傳》,提到「乘青牛車、過西關、入大秦」,這是首次有「青牛」這種動物出現,但老子是乘青牛車出關到大秦(西域),並不是騎青牛。(註二)

范曄《後漢書》(432年-445年),提到「老子西入夷狄為浮屠」,沒有動物,也沒有車子,但老子跑去傳「浮屠」,「浮屠」就是佛教,這是「老子化胡」的荒誕學說根據。(註三)

很明顯的范曄《後漢書》老子跑去傳佛法,這是鬼扯,根本不該相信。劉向《列仙傳》講的是神仙故事,完全不是正史,所以「乘青牛車」根本不可信,更別說要「騎青牛」。

青牛就是黑毛的耕牛,一般都說是水牛,並不是什麼奇怪的動物。青牛車就是水牛拉的車,古代很多人都乘青牛車,這只是一般普通的交通工具。(註四)

水牛這種動物,多生長在中國南方,北方確有水牛,但很少很少,水牛在南方很多人都騎過,我也騎過,但水牛很少騎長途,因為水牛騎起來不舒適,水牛用騎也不好駕馭,速度又慢。

所以老子根本不可能騎水牛騎到關外去,最多就是乘水牛車,但水牛車要走很遠,也不太可能,因為水牛怕冷,大熱天又喜歡泡水,水牛要在北方活動已經不容易,更別說要騎或乘到西域去。

老子有沒有出關,《史記》中說有,但老子乘牛車出關是《列仙傳》神話故事,不是真的;至於騎水牛出關到西域,還跑去傳佛教,就根本不可能是真的。

司馬遷說老子的學說,以「自隱無名為務」,我們從老子的《道德經》來看,老子有沒有主張隱居?根本就沒有!

老子主張「修之身、修之家、修之鄉、修之邦、修之天下」,所以老子是重個人,重家庭、重鄉里、重國家、重世界的思想,老子愛家庭,根本就沒有隱居的思想。

至於老子《道德經》講「小邦寡民,使十百人之器毋用,使民重死而遠徒。」這是講小國家,全國遷到遠地去躲避大國的軍事侵略,是整個國家的人口都遷移,全家都去,這根本不是隱居。

所以說,老子根本就沒有隱居思想,老子的隱居思想是後人偽造的,不但老子沒有隱居思想,莊子也沒有隱居思想,莊子講「內聖外王」,「內聖外王」根本就不是隱居思想。

《史記》講老子「自隱無名為務」,「自隱」是指平時保持底調,不張揚自己,並不是去隱居。「無名」是指不以名為實,不追逐虛名,也不是隱姓埋名去隱居。

所以說老子沒有隱居思想,莊子也沒有隱居思想,整個先秦道家都沒有隱居思想,先秦道家的隱居思想,根本就是胡扯出來污衊先秦道家的。

我們看整部《道德經》,是一個完整而嚴謹的泛神論系統著作,也根本不可能是在出關時臨時寫出來的,所以「關令尹喜,強使著書」根本不可能是真的。所以說老子極可能根本沒有去隱居。

因為在《元和姓纂》、《古今圖書集成》、《李氏源流考略》...等各種史料中,都記載老子有子有孫。所以老子在家業有成後,有可能去關外長途旅行或駐地講學,但沒有證據和理由證明一定是去隱居。

《史記‧老莊申韓列傳》:孔子適周, 將問禮於老子。老子曰:「子所言者,其人與骨皆已朽矣,獨其言在耳。且君子得其時則駕,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。」

「君子得其時則駕,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」意思是說,人生遇到好時機,就有錢可以乘車前進,遇到壞時機,就算頭髮被風雨吹亂,背著行囊,也要繼續前進。」

這是老子講聖人得時也前進,不得時他要前進,並不是說聖人得時就去作官,不得時就隱居。

所以說,老子根本就沒有隱居思想,只有積極向前的思想。

-------------

(註一):《史記.老子列傳》:「老子修道德,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。居周久之,見周之衰,乃遂去。至關,關令尹喜曰:‘子將隱矣,強為我著書。’於是老子乃著書上下篇,言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,莫知所終。」

(註一):劉向《列仙傳》:「後周德衰,乃乘青牛車去。入大秦,過西關。關令尹喜待而迎之,知真人也。乃強使著書,作《道德經》上下二卷。」

(註三):《後漢書》說:「或言老子西入夷狄為浮屠。」

(註四):《烏棲曲》之三:「青牛丹轂七香車, 可憐今夜宿倡家。」《長安古意》詩:「 長安 大道連狹斜, 青牛白馬七香車。」《隋書‧禮儀志二》: 「立春前五日, 于州大門外之東, 造青土牛兩頭, 耕夫犁具。 立春, 有司迎春于東郊, 豎青幡于青牛之傍焉。」

反應: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