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

老子「泛神論」沒有中國「哲學困境」,只有「出路」

談論中國哲學,不應該談論儒家,因為儒家孔子沒有哲學,孔子的孫子子思寫的《中庸》,也是在宋國留學時,學來的道家思想。


宋明的理學和心學,大量抄襲和摻雜著道家的道學和佛教的唯心論,不能算是真儒學,只能算是是佛道的異端分支。

況且宋明以來,新儒家的思想,也根本就違背了孔子和子思的「命性論」而轉成佛教的「心性論」了。

談論中國哲學,更不應該談論佛學,佛學是印度思想,根本就不是中國哲學。

所以談論中國哲學,只要加入儒學或佛學的元素,就不再是談論中國哲學,而是在談論一個大雜燴。

在道家之中,是以老子道家的《道德經》為魁首,只有老子道家建立了完整的「泛神論」哲學體系。

像莊子之流,只能說是一種思想,但並沒有構成一個完整的哲學體系,所以莊子也算不上是有嚴密思辨體系的哲學,甚至我們也可以把莊子看成和孔子一樣,沒有哲學。

所以中國哲學,只有老子道家,是唯一的思辨哲學,是真正的「泛神論」哲學。

老子道家的「泛神論」哲學,其系統極為嚴密,足以成為世界所有「泛神論」的領頭羊,也是中國人的驕傲。

中國哲學從老子道家的「泛神論」哲學看出去,根本就沒有什麼中國哲學困境,反而有的是中國哲學的出路。




反應: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